DF

想发点啥就发点啥

【火TJ】保镖01(小甜饼,应该……算吧)

勤劳的ME。今天实在很想摸鱼,于是借着队长生日挖个小(S)甜(J)饼(B)的坑。

直男打工仔小火x作死作到差点死(again)的TJ。

最近写人间真实写到头痛所以决定来点治愈系(如果算的话。

 

*

TJ沮丧地瘫坐在地毯上,Margaret竟然真的就这样把他锁在家里。不用想,这个主意已经在爸妈那里得到一致认可(难得),就连Doug也不打算帮他。没有酒精和药品,他的生活将与脱脂牛奶为伴。哦对,还有挨千刀的保镖。

 

那个保镖是Margaret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怪胎。原本他看到红发小子的长腿、胸肌、俊俏的脸蛋,觉得自己说不定能找点乐子,不需要每天开着电视看脱口秀主持人们轮番在节目里挖苦自己——那个自杀未遂的第一公子,两次!

 

结果,他的手还没碰到那小子的衣领,就闻到一股烧焦的气味。他定期保养的金棕色卷发被烧的一马平川!!!他不知道那个混蛋是怎么做到的,只知道现在的自己留着保镖同款小平头,平民味十足!他一定要找机会杀了那个人,Jonathan Johnny Storm!

 

“STORM!我饿了!我发誓如果你今天再敢叫PIZZA并且把不带意大利香肠的那边丢给我我就把你的头塞进你自己的屁股里!”TJ气急败坏地从卧室里冲出来,对着客厅大喊大叫。

 

“哦?我记得这屋子里唯一一个屁股能藏东西的人可不是我。还有,你应该叫我霹雳火大人。”Johnny歪躺在沙发上一边往嘴里扔着洋葱圈,一边津津有味地开着电视看《SuperWhy》,头也不回地接茬。

 

“为什么你会看3-6岁儿童看的电视节目?我想,霹雳火是你跟这群宝宝玩过家家的时候用的名字?”TJ控制不住出言讥讽。

 

倏——的一下,一道火苗迎面飞过来,张牙舞爪地往他的睫毛上扑去,TJ吓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够了!收起你那个跳火圈的杂耍把戏!”

 

“切。如果不是我老姐把我硬押过来‘勤工俭学’,谁要牺牲和辣妹在迈阿密海滩边共度春宵的机会,来看着你这个不安分的老GAY。”

 

“小兔崽子!你说谁老!我可是在【全国最想和他睡的男同性恋】榜单上排第二!”

 

“谁是第一?”

 

“谁他妈知道!”TJ气鼓鼓地跳起来,冲回卧室,重重地把房间门摔出震天响。

 

“好吧,如果你不是脾气这么臭其实算是个可爱的,呃,GAY。”Johnny耸耸肩,扭回头继续看电视。

 

*

 

“Doug!你必须得帮我,把我从那个邪恶的男巫手里解救出来。我没嗑药!你听我说,如果让他继续在这儿待下去,他绝对会把房子烧了!你去联邦系统里调查,他身上肯定背着纵火案的案底。Doug!Douglas你敢挂电话我就没你这个弟弟!D—妈的!”TJ一把把电话砸到地上,委屈地快要哭出来了。家里人宁可相信一个变杂耍的疯子,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亲人,一个乖乖的,连火柴都不玩的好孩子。(好孩子但是你嗑药啊!)

 

他觉得自己必须得采取点别的措施。那句名言怎么说的来着,山不就我,我来就山。如果王子不来救莴苣姑娘,莴苣姑娘可以自己从塔上爬下来嘛。

 

于是他开始实行那个简朴而有效的方法——系床单。这些床单可是Hermes的刺绣款。TJ一边撕一边心里滴血。作为这个家里最穷苦的成员,他曾设想万一哪天Margaret和Douglas都不再借钱给他,他可以靠变卖这些床品,哦还有花瓶为生。

 

但现在这些东西都不重要,金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他把一头固定在门框上的“床单绳索”从窗户抛了出去,兴奋地探出身子准备迎接,自由!

 

他在自由落体。他在自由落体!无论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床单没系紧或者床单质量不好),总之他在自由落体!此时TJ心中一片平静。别了,我伟大的祖国;别了,每天嘲笑我一万遍的子民;别了,亲爱的爸爸妈妈弟弟和外婆;别了,性感到冒火的保镖……就在他闭眼准备迎接命运的洗礼之时,突然觉得自己被一双大手拦腰接住,然后一阵剧烈的空气流动,他在加速。他在加速!然后他被从窗户扔进屋子,摔在自己的床上。

 

“F***K!你疯了吗!你的脑子已经被那些小药丸钻成湿奶酪了吗!还是你宁死也不愿意跟我待在一起!”Johnny无视TJ瞠目结舌的表情,怒不可遏地破口大骂.

 

“你……………………会飞??????”

 

“是啊!我会飞!你这个大白痴!”

 

“上帝保佑美国……”然后,TJ就在Johnny地瞪视下晕了过去。

 

*

 

TJ感觉到一阵暖意,啊这温暖让他不想从睡梦中醒来。

 

我要给烧壁炉的仆人涨薪水。他在心里美滋滋地想。下一秒却意识到家里现在没有仆人,只有一个保镖。

 

“阿嚏!”他觉得鼻子被某种毛茸茸的东西戳得发痒。TJ不情不愿地眯缝起眼睛,看到自己脖子上靠着一颗红色的毛球。

 

“噫———————”他一把把那颗红毛球,啊不,Johnny的脑袋推到一边。靠在他身侧打盹的Johnny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你神经病啊!”Johnny嘶吼出声,整个身子燃起了一个大火球。

 

TJ往后缩了缩,嘿嘿干笑了两声。“原来你是靠摩擦起火的啊。”看到 Johnny作势要揍他,他赶紧缩进被子里,只露出大眼睛和鼻子。

 

“有话好好说,亲爱的。我知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会报答你的!”

 

“哼。你能报答我什么,你现在穷的连大麻都买不起。给你买pizza的钱还得从我的薪水里预支!你知道你家为什么这么有钱吗?因为小气!”

 

TJ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样吧,我用身体来报答你,怎么样?”他说道。

 

“WHAT????????????”虽然Johnny只能说出一个单词,但TJ知道他吓坏了。

 

十五秒之后,Johnny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我是个直男!我要你的身体干嘛!”

 

TJ不以为然地摊开手,耸耸肩。“直男不直男的,试试才知道。总之,包你不吃亏!”

 

-TBC

 

 

评论(14)

热度(150)